当前位置首页综艺《出逃两日又如何》

出逃两日又如何7.7

类型:内地综艺 大陆 2020 

主演:张歆艺 袁弘 李斯丹妮 沈梦辰 杨立新 杨玏 白举纲 白日梦症候群乐队 

导演:未知

剧情简介

《出逃两日又如何》是一档情感旅行纪实综艺,分别向四组身处不同亲密关系的嘉宾发出一次逃离都市生活的邀约。他们将带上最想同行的“旅伴”,共同踏上一段自驾旅程,分别前往云南的腾冲、大理、沙溪和香格里拉相处两天一夜。节目通过纪实的方式,探讨多种关系维度下的情感问题,见证各种亲密关系新的可能性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本季节目,有张歆艺、袁弘、李斯丹妮、沈梦辰、杨立新、杨玏、白举纲和白日梦症候群乐队等嘉宾来分享他们的旅行故事。

影人简介   袁弘,1982年8月23日出生于湖北省武汉市,中国内地影视男演员,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2001级本科班。 &nbs

原文首次发布在公众号: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_e_yrwvXCpL_yIYQtGhTMA欢迎关注~袁弘和张歆艺有一段对话是坐在空旷野外的帐篷下谈心。她说有了孩子以后,她有一种特别强烈的,被改造的感觉,被生活改造。 她说有时候其实挺羡慕袁弘的,感觉他没有怎么变,还是对很多事情很有热情,还是有心思,有好奇心,去探究他觉得好奇的东西,感觉他应该是很幸福的那个人。 她也很幸福,只是她的幸福代价有点大。 每天关注的是几点钟要带爸妈去看医生,完了要给他们叫车,晚上吃什么,孩子吃什么,买什么东西什么时候到,牛奶往哪里寄,几点钟去健身,能不能在饭前回来。 当她的生活被琐碎的日常填满,已经没有那么多的心思去关注诗意和远方,倒也不是被迫去做这些事情,但可能就是变成了这样一个不断滚动下去的状态。 而当她有时候突然停下来,发现袁弘在听交响乐,在看书,突然很羡慕他,才会想起来自己曾经也是一文艺女青年,也想把这些生活里支离破碎的东西扔掉,但是她扔不掉。 袁弘问她,你会失落吗?自己被生活改造。 她说,我不是失落,我可能更多的时候只是羡慕你。 这段话特别特别触动我,好像说进了我心坎里,听完我眼眶就湿了。 我虽然不是在有孩子的阶段,但能感同身受她说的这种状态。 大一的时候我去美国读书,满满的行李箱里为数不多的空间塞下了一本安妮的书。我以为会像高中的时候一样,在心情起伏的时候坐在床头读一读她的字就可以平复下来被治愈。 后来发现其实她的书解决不了现实里的任何问题。所有现实里的问题容不下停下来的时间去看书,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只有直面问题一步一步去完成。 工作三年,一直都处于很忙碌的状态,尤其今年以来,琐事愈发变多,想着的都是今天有哪些事情还没有做完,还有哪些事情要怎样安排,需要随时把事项一条条用便利贴记下来,脑子除了这些再也装不下更多,除了工作上的事情其他事开始变得健忘,也有过身体状态很差还连续加班的时候。 某一刻突然停下来,看电影,或是看书写字的间隙,也会恍然觉得曾经那个文艺的想着诗和远方的自己越来越远了,只能在偶尔的片刻把她找回来,不知道会不会有一天就把她弄丢了。你说我失落吗? 好像也并没有那么失落。毕竟现在开始变得接地气了许多,在很现实的各种方面有所成长,有所独立。毕竟残酷的,美好的,琐碎的,欣慰的,这些都是生活本身。 你说我羡慕吗? 很多时候我写了又删,删了又写,还是觉得矫情,许多细微的感触变得无可再被诉说的必要,确实在很多现实面前感慨变得不值一提。 有时候看着那些没有经历过真正职场的人写出来的东西,确实也是真的很羡慕。羡慕她们没有踏入过生活的泥潭,写出来的文字仍旧是那么文艺真挚,无可被指摘。 好像一旦被生活改造,真的就很难再回去了。 就像得到一些东西,必然也得放手一些。 节目的后来,张歆艺一边说儿子尤其是前半岁太磨人了,但是又开始笑起来欣慰地说我儿子现在都会背诗了,已经开始会鹅鹅鹅了。她说,“以前的那个很酷的我,也可能是最吸引你的样子。现在我从完全无知一点点变成一个有能力的母亲,这是我另外的一个样子。生活已经不可能让我再回到过去的样子了,但我当然也希望能够更努力地在这两者中,找到更好的那个我,觉得这份辛苦和努力也没有白费。“我挺欣赏她在改变,在适应里的这份自知和清醒,怎样去平衡大概也是所有在挣扎的人需要用智慧去找答案的。她还说了一句让我很感动的话,”我们这么努力地拥抱生活,我特别希望你也能够感受到,这份爱还是挺深的吧。“袁弘说,“我也希望你能快乐地做你自己。”挺好的。 --END--公众号:苏禾的理想国

猜你喜欢

影片评论

Copyright © 2009-2022

统计代码